世界上最小的岛国是哪个国家 ? 为什么他们不会坐吃山空-小鸡问答

世界上最小的岛国是哪个国家 ? 为什么他们不会坐吃山空

来源网络 91

位于南太平洋中部的岛国瑙鲁,陆地面积只有21.1平方公里,是仅次于梵蒂冈和摩纳哥的世界第三小国(同时是最小的岛国),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周游一圈,风景还算优美。

是真的小,十分钟可以数出有多少户人家

真实版海岛大亨

(图片:shutterstock@yutthana-landscape)▼

然而岛上的人文景观却有些奇怪,遍布着破旧的厂房和设备。里面没有工人,居民们似乎也已经忘记了这些厂房原本是用来做什么的,只有爬山虎和在厂区里玩耍的孩子还能证明,这个国家确实曾经拥有过“发达的工业”。

类似的废弃设施遍布全岛

这种对比应该会让老一辈瑙鲁人唏嘘不已。在他们的记忆里,就在半个世纪之前,瑙鲁可是世界上人均GDP仅次沙特阿拉伯的国家。

其实排名都掉下来了,不过落差非常大

(图片来自:wikipedia)▼

致富机遇的发现

1798年,英国船长约翰·费因抵达诺鲁,开启了瑙鲁与世界交流的历史。19世纪末,德国向南太平洋扩张,在1888年将瑙鲁变为了自己的殖民地。不过此时的瑙鲁对德国而言并不重要,因为岛上除了椰子树和土著外似乎什么都没有。

太平洋上有众多岛国,瑙鲁是其中最小的一个▼

但几年后一位海员的发现改变了瑙鲁的命运。

1896年,太平洋岛屿公司的一名货运人员在岛上短暂停留时,发现了一块看起来奇特的岩石。它的切面闪闪发亮,似乎是什么了不起的矿石。在这位办事员将其带到公司的悉尼办事处3年后,公司一位化验师将之化验,才发现这是一块磷酸盐矿石。

磷酸盐是相关化肥生产的重要原材料

而这座岛上,到处都是磷酸盐...

(图片:shutterstock@Fokin Oleg)▼

地质勘探队迅速出发,对瑙鲁进行了详细的勘察,最终这块岛富于磷酸盐的现实公之于众:

由于地理位置特殊,被珊瑚礁环绕的瑙鲁长期以来都是海鸟跨赤道迁徙的主要途径和栖息地,大量鸟粪便年复一年堆积于此。

鸟很多,鸟粪也很多,关键是时间足够久

但万年的积累,现代人几十年也就挖光了

(图片:shutterstock@A7880S)▼

数万年间,在赤道高温环境下,鸟粪土中有机磷盐被分解,并留下丰富的磷酸盐;在碱性地下水的作用下,磷酸盐又与碳酸钙反应,形成了各种含磷岩石。结果是,该岛2/3的区域被厚达6~10米的磷矿所覆盖,其矿藏品位更是高达38.9%,是典型的富矿。

瑙鲁国徽,白色三角十字代表含磷矿产

坐下的军舰鸟(鸟粪)则是这种矿产的重要来源▼

磷酸盐矿是制作化肥的重要原料,其磷元素可以有效提高土壤肥力。在当时,现代农业已经有了很大进步,一些国家开始抛弃传统肥料而采用更好的人工肥,而磷矿石粉碎后可直接作磷肥用于农业生产,瑙鲁的价值更被凸显。

废弃的瑙鲁磷酸盐采矿场

(图片:shutterstock@Robert Szymanski)▼

被发现自带珍贵的资源属性后,瑙鲁的地位自然不一样了。20世纪后,瑙鲁作为殖民地,磷矿被德国、澳大利亚、英国、新西兰、日本等国不计后果地疯狂开采。

开采瑙鲁磷酸盐矿

(图片:wikipedia)▼

1908年至1913年间,殖民者从瑙鲁强行开采了63万吨磷酸盐,1925至1930年开采了170万吨,1933到1938超过400万吨,到了1950年,一年的磷矿出口量首次突破100万吨……

这些开采的磷矿绝大部分出口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至少有83%的归宿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田地、牧场。

瑙鲁磷酸盐装卸站和运输船舶

(图片:shutterstock@Robert Szymanski)▼

高强度开采不仅加速瑙鲁资源枯竭,还破坏了当地生态。开采过程中产生的有害物质先是引起矿区地表土壤结构形态的变化,接着也危及植被生存,导致瑙鲁损失了大部分原始植被,进而让岛上鸟类丧失了栖息地和食物来源,它们种族灭绝的风险也大大增加。

20世纪初的瑙鲁地图

通向内陆的道路以及港口等基础设施

主要用处就是出口磷酸盐

(图片:wikipedia@Lorrie Graham/AusAID)▼

面对过度开采的种种恶果,瑙鲁人与殖民当局多次斡旋反抗过,但终未能让利欲熏心的后者花更多的心思维护岛内生态。

1968年,瑙鲁实现国家独立,对磷矿也有了完全的管控权。然而对于岛上的磷酸盐矿来说,命运却没有太多的改观,因为瑙鲁自主政府也没有思考太多可持续发展的问题,与殖民者一样大肆开发磷酸矿。

努力吃干榨尽挖到光秃秃...

(图片:wikipedia@Lorrie Graham/AusAID)▼

主要是国际买家给的太多了,不仅瑙鲁政府得益于磷酸盐矿的收入得以运转,全体国民也坐享其成。所谓拿人手短,当所有人的幸福生活都建立在对矿产的压榨上时,开发新产品和可持续开发矿产的声音便被无限压制了。

曾经的磷酸盐矿场

(图片:shutterstock@Robert Szymanski)▼

天堂生活也莫过于此

瑙鲁独立之时,仍处人类对化学肥料的需求急剧增长时期,市场上的磷肥原料供不应求。因此瑙鲁放飞自我,暂时搁置了“边开采、边恢复生态”的想法,决定以磷酸盐致富兴国。于是,瑙鲁以2100万澳元的价格从澳大利亚原开采公司全额购买了磷酸盐业务,随后就疯狂开采磷矿,头年开采量甚至超过德国殖民时期的开采总和。

和每一种不可短时再生的资源一样

这座小岛的财富存量终有耗尽的一天▼

为了满足采矿需求,瑙鲁还从国外大力招入采矿劳工,但瑙鲁本国的劳工很少参与工作,在6000多瑙鲁人中只有约2000人工作。

主要是从邻国(不接壤)进口劳工

基里巴斯和图瓦卢都是没什么自然资源的小岛国

很多人也依靠着瑙鲁的磷酸盐产业度日▼

劳动力丰富了,磷矿开起来自然更得心应手,瑙鲁借着磷矿出口也是赚得盆满钵满,至80年代时,瑙鲁磷酸盐的出口达到巅峰,瑙鲁借此一跃成为太平洋最富裕的岛国,

国运和个人命运就像过山车,大起大落▼

有钱意味着强购买力。当时在我国还很鲜见的台式电话,在瑙鲁已经是家家户户都有的寻常物件,彩电冰箱也并不稀奇,每家两辆汽车甚至是标配。在当时的岛上走一走,能看见人们惬意地开车,在只有20多平方公里的岛上绕圈子兜风,绕一圈只需要20分钟。

1972,瑙鲁人已经可以乘着飞机出行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

有钱了不仅人民底气足,政府也大方,为民众提供了羡煞旁国的各种福利。

居民的房屋建设能够获得政府的大量补贴,水、电、通讯费几乎免费;居民也不存在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因为岛上不仅有两所设备先进的、免费看病的公立医院,居民要是觉得需要出国看病,同样不用花自己的钱,因为政府有钱;连出国留学都可以得到全额补贴。

这就叫一生下来就当富翁。

但现在的GDP四分之一靠澳大利亚援助

拿人的手短,也不知道话语权还有几分

(图片来自@Robert Szymanski / Shutterstock.com)▼

但瑙鲁认为,仅仅将钱“用之于民”还不能向世界表明自己到底有富裕,“走出国门”也很有必要。当时磷酸盐矿产每年能够为瑙鲁带来每年0.6至0.78亿美元的收入,政府年度支出约为2000万美元,余下的便由政府投入了一个名为“瑙鲁磷酸盐矿费信托(NPRT)”的信托基金,再用基金中的这些钱在海外大量购入房产和投资。

人民只负责吃喝玩乐就好了

(图片来自@DFAT /flickr)▼

1982年,瑙鲁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投资,买了块比自己国土面积还大的地,又花了2000多万美元在土地上盖了座52层高楼,使之成为当时墨尔本最高的建筑。举行完工典礼时,瑙鲁邀请了数百名国家代表来参加,将他们安置在酒店悉心招待了10天,让全世界都看到了瑙鲁的“豪气”。

正是信托基金投资的房地产项目之一

但早已被澳大利亚的公司收购

(图片来自@timsdad/ wikipedia)▼

除了墨尔本,悉尼,美国夏威夷、英国伦敦、新西兰、菲律宾等地的许多地产或项目也都被瑙鲁买下。

辉煌不过几十年

政府出手阔绰,福利制度优越,都提高了民众的幸福感、维持了社会稳定。但这同样也推高了全体国民对生活水平的预期,却没有教会人们应该如何靠自己的双手创造财富。在经济发展顺畅、国库充盈时一切都不是问题,但谁知道磷矿在肉眼可见的未来就要开采完了呢。

磷酸盐库存是有限的,但人类的需求暂时是无限的

(图片来自@David/ flickr)▼

进入九十年代,瑙鲁先前肆无忌惮开采、且不注重修复的恶果渐渐凸显。

生态环境已经从根本上被破坏,岛屿随处可见月球表面一般的土况,无法开垦为农业用地也无法做建筑用途。同时,瑙鲁每年的磷酸盐产量也在以令人感到悲观的速度下降,到90年代末时已经不足100万吨,同时国际磷矿价格下跌,瑙鲁距离没发现磷矿之前的生活又近了一步。

后来也尝试再次开采,但就这么大个地方

能挖的早就挖的差不多了

磷酸盐产量下降带来收入的减少,政府为了赚钱竟然默许洗钱。1990年代,瑙鲁成了知名避税天堂:在这里开一家合法银行,只需要25000美元而无其他要求。不过这种做法很快被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盯上,瑙鲁也在其压力下于2003年提出了反避税法规,终止了洗钱交易,国内的多家银行也被迫关闭。

澳政府于2006年关闭了瑙鲁的银行系统

人们只能用现金交易,积蓄只能存在家里

在澳大利亚的树荫下存活的瑙鲁

2016年之后,连澳大利亚的银行也与其断了业务往来

(西太平洋银行瑙鲁分支 图片来自@Carlos Braga/ pinterest)▼

进入21 世纪的瑙鲁已经跟鼎盛时期的自己隔了十万八千里远,磷酸盐出口早已经无法满足瑙鲁经济、 社会的发展需要,据美国中央情报局估计,该国2005年的人均GDP只有5000美元,是巅峰时期的1/10。

在瑙鲁的采矿业濒临结束后,财政赤字的漏洞补不上

连唯一的航空公司的唯一的飞机也被没收了

(图片来自@Robert Szymanski / Shutterstock.com)▼

而没矿可开意味着大量工作机会的损失,很多先前就职于采矿行业的工人也不得不离开工地、离开瑙鲁,造成了大量人口流失:2006年,有1500名来自基里巴斯和图瓦卢的工人离开瑙鲁,瑙鲁的失业率也超过了20%。

瑙鲁的失业率取决于磷酸盐的出口量

在2005年,天赐的财富所剩无几,几乎全民失业了▼

但就业问题的解决也并非易事。在长期低成本、高质量生活的滋润下,瑙鲁国民惰性较高,本土农业和渔业基本荒废,曾经唯一的农产品椰子也无人种植。工作人口中,有90%以上都供职于政府部门,其余人则领着政府补助“寄国篱下”。

澳大利亚不想接纳偷渡来的难民

暂时就安置在瑙鲁的暂留中心

而瑙鲁则能因此为国民提供工作岗位

(图片来自@DIAC images /wikipedia)▼

然而,整体局面的改观也没有那么容易,政府首先要面对的问题就是人民健康:该国是世界最肥胖的国家。

瑙鲁94%的居民超重,72%居民肥胖,超过40%的人口患有2型糖尿病。在肥胖引起的一系列慢性病作用下,很少有人能活到60岁以上。原因也很简单:先前瑙鲁人吃着自己捕的新鲜鱼类、种的水果和蔬菜,之后磷酸盐带来的轻松且巨额的收入让人们停止劳动,进口的各种鱼罐头和加工食品成了人们的最爱。

瑙鲁的肥胖率是全世界最高的,平均体重约100公斤

主要是瑙鲁人觉得越胖的人越有钱

(图片来自@Lorrie Graham / wikipedia)▼

总统也该减减了....

(图片来自:Inter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 Union/wikipedia)▼

当全国人民的身体这个“革命的本钱”都无法正常运转,还能有什么更多的期待呢?

经济崩盘后也开始在意健康问题了

不过减肥和重振经济一样,不是那么简单的

(图片来自@DFAT /flickr))▼

所以事到如今,瑙鲁的政府还是没有想出什么有效的办法让瑙鲁重现往日辉煌,依然在出口着所剩无几的磷矿,但少了外国援助,自己的国民是万万难以靠此活下去的。

参考文献: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hosphate_mining_in_Nauru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auru_Phosphate_Royalties_Trust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conomy_of_Nauru

https://theconversation.com/the-new-rise-of-nauru-can-the-island-bounce-back-from-its-mining-boom-and-bust-62419

https://www.amusingplanet.com/2015/06/nauru-island-country-destroyed-by.html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免责声明:所有内容由网友提供 , 我们不确保用户言论,侵权请联系删除云南旅游

Copyright © 2019 版权所有 沪ICP备184268号-1